刘某某妨害公务案,罗中兆律师成功辩护,终获轻刑判处拘役二个月 —— 一审判决后,当事人L某未表示上诉

发布时间:2017-11-13 00:00 浏览:1609次 案例二维码

案件编号:(2016)川0107刑1183号

关键词:妨害公务

本案承办律师:罗中兆

一、【案例简述】

刘某某在明知电动自行车不能搭载成年人的情况下,于2016年5月16日8时许,在我市W区地铁XX站X出口处,以6元钱的价格,欲骑电动自行车搭载代某至XX东路X号,当刘某某骑电动自行车搭载着代某沿XX南路靠XX侧行至XX正门口时,发现有民警在纠正交通违法,于是叫代某下车暂时步行,自己骑电瓶车至前面等待,代某步行几十米后,再次搭乘刘某某所骑电动自行车,当刘某某行至XX南路与XX东路路口时,被在此执行交通整治勤务的民警马某发现,马某伸手示意的同时还口头叫刘某某停车接受处理,刘某某见状往机动车道逃窜,在马某已经抓住其肩膀的情况下,仍然加速逃离,导致马某倒地,致马某嘴唇裂伤,右手前臂擦伤,左手掌擦伤,双膝盖处擦伤。后民警根据线索于2016年5月20日13时许,在我市W区XX南路与XX路路口处的地铁XX出口外,将刘某某挡获。

刘某某的行为已涉嫌妨害公务罪

二、【辩护思路】—— 以无罪辩护为基础,辅之以骑墙式辩护,罗中兆律师提出以下辩护要点:

(一)、关于鉴定意见的程序问题

对于本案的《鉴定意见》,即:《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书》,辩护人对这份《鉴定意见》提出了合法性和客观性方面的质疑,虽然《鉴定意见》的结论是轻微伤,但是,作出这个结论的鉴定人与本案的被害人均在同一个工作单位,即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分局,属于“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情形,违反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1条、第28条第4项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38条、第30条第4项的规定,属于依法应当回避而没有回避的法定情形,因此,辩护人认为,这份《鉴定意见》因违反法定回避的规定,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

(二)、关于事实和证据问题

我们可以看出,公诉人指控刘某某犯妨害公务罪有五个环节:(1)民警在执行公务---(2)刘某某驾驶非机动车搭载乘客---(3)刘某某逃避警察的查获---(4)逃避行为致使警察摔倒---(5)造成警察轻微伤。

第一个环节:对民警在执行公务,辩护人不持异议。

第二个环节:刘某某驾驶非机动车搭载乘客的行为是一个交通违规行为,这是刘某某的错误,应当受到相应的处罚,对于这点,辩护人虽不持异议,但辩护认为,违规不等于违法,更不能直接等于犯罪。

第三个环节:刘某某逃避警察的查获。对这个环节,我们要首先问一个问题,刘某某为什么要逃避?逃避的目的?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显示,刘某某之所以要逃避,是因为他自己也清楚,非机动车禁止搭载成人,而他要逃避的是相应的行政处罚---罚款。那刘某某逃避的具体行为有哪些?无非是避开警察---从非机动车道转向机动车道的加速行驶而已。那么,当时刘某某是红灯禁止通行状态下的违章加速行驶,还是绿灯状态下的正常行驶呢?本案没有其他证据证实,只有刘某某自己供述---那个时刻交通信号灯是绿灯。

第四个环节:致使警察摔倒。这是本案需要查明的关键环节,用《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的定义表述就是:刘某某是否采用了暴力方法以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用通俗的语言表述就是:是不是刘某某致使警察摔倒的。要弄清楚这个关键环节,必须要查明以下几个问题,同时,也需要有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第一,民警摔倒前,是否抓住了刘某某的右肩膀?第二,即使是民警抓住或摸住了刘某某的右肩膀,依照民警当时所处的位置,刘某某是否能够明确地看到抓住或摸住他的人是民警?第三,刘某某的加速行驶行为与民警的摔倒之间,是否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我们先来谈第一个问题,民警摔倒前,是否抓住了刘某某的右肩膀?从刚才法庭调查以及本案的证据来看,证明民警抓住了刘某某的证据有:民警的陈述、同事的证言,作为离刘某某距离最近的证人则不能确定民警是否抓住了刘某某,而刘某某自己在侦查阶段虽供述过民警抓住了他的右肩膀,但是,他在之后的供述中又纠正了其表述,由“抓住”纠正为“摸住”,本案中也无监控视频佐证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并且,“抓住”和“摸住”更是本案的关键,因为如果是抓住,在行驶的作用力与抓住的反作用力状态下,电动自行车因自身稳定性差的局限,一定会出现摇摆不平稳状态(注:如果证人已经当庭证实电动自行车加速后并未出现摇摆不平稳状态,那么,民警就肯定没有抓住L某,而只是抓的动作落空后碰到了刘某某和证人当然容易致人摔倒,但是,如果仅为摸住的力度,不可能致使民警摔倒。到底是抓住还是摸住,本案不仅事实不清,而且还缺乏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

第二问题,即使是民警抓住或摸住了刘某某的右肩膀,依照民警当时所处的位置,刘某某是否能够明确地看到抓住或摸住他的人是民警?这是判定刘某某主观是不是明知、故意或过失的问题。从法庭调查的结果来看,民警在伸手抓刘某某的时候,她所站的位置应该是在刘某某和证人的背后,这个位置不仅对于刘某某来说是视线的盲区,就是对所有人来说,都是视线的盲区,同时,刘某某一直处于行驶动态下时,他与民警之间的距离不但越来越大,而且,更是增加了无法后视的可能,因此,刘某某不可能看到他视线盲区的人和物。在无法看见的情况下,如何能够准确判断背后摸我一把的是谁?谁能得出唯一性结论?所以,辩护人认为,刘某某主观上不明知背后摸他的人是谁,其没有犯罪的故意,即使有错,也是过失而已。

第三个问题,刘某某的加速行驶行为与民警的摔倒之间,是否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对于前两个问题已经阐明,即:不能确认民警抓住了刘某某、刘某某不可能看见其背后的民警、刘某某主观上不明知也没有故意的情况,辩护人认为,刘某某的加速行驶行为与民警的摔倒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的结论就非常清楚了。

既然第一、第二个问题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刘某某的加速行驶行为与民警的摔倒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那么,本案就不能得出是刘某某致使民警摔倒的这个肯定性结论,也不能认定刘某某采用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因此,本案不能排除有其他原因造成民警的摔倒,比如:民警本想去抓住刘某某,此时刘某某又在加速行驶当中,这种让二者距离越来越大的动态情形,让民警抓的行为落空,而民警的手只是在抓的瞬间碰到了刘某某和证人的右肩,民警是因自己用力过猛而摔倒,这是一个意外事件而已。

庭审实质化是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改革的目的是要实现“诉讼证据质证在法庭、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诉辩意见发表在法庭、裁判理由形成在法庭”。因此,今天的庭审,对于事实和证据的认定,应当以法庭当庭查清的事实和证据为准。

综上,本案的《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书》违反法定回避的规定,属于程序违法,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同时,刘某某是否采用了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辩护人认为,指控刘某某犯妨害公务罪不能成立。 

三、【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拘役二个月。

一审宣判后,刘某某未表示上诉。

 

发表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