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疑问?

马上发起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快速回复你的问题

立即咨询

律师想站着把钱挣了,是奢望吗?

2021-06-18 16:59:56   4346次查看

大学第一学期结束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和我爸聊天,他说:我给你讲,以后你去上学坐火车,我都不会再去送你了。看到你挤绿皮火车,那么多人往上涌,你又瘦又小的啊,你的同学在上面拽你,你妈妈在火车下面推你,我眼泪都包不住了,一直流。想着你是去读书求学哦,要不然,就算是捡金子,我也是不会让你去的。

说到这里,我们父女俩好一顿痛哭,只差抱头了。20多年前,从我家到成都没有汽车,只能坐绿皮火车,11个小时,无数的人挤上去,每个攒动的人头都像是一只小小蚂蚁。一个小城一趟火车只有3张卧铺票,是你拿着钱都买不到的那种。

爸爸看到我去坐车,不只是觉得我很辛苦,更多的大概是觉得那样的情形让我没有做人的尊严让他受不了吧。

20多年过去了,回家早已有了高速公路,今年年底高铁也通了。自打有了高速后,我再也没有鼓起过勇气去坐过哪怕一次火车,即便现在老家也已经成了离成都最近的阳光城,旅游的大热门,越来越多的人坐上成昆铁路的慢火车一路看蓝天白云、月亮星星、抵达卫星城,俨然成了一种旅行体验。父母在身边,这些年我已经很少回去了,如果确实有急事需要赶回去,哪怕是晚上,我也要坚决开车,因为一想到坐火车回去,那种令人不安的心酸情绪就会涌上心头,一如当年。

01.

年轻的你

从哪里出发?

起点不能决定终点,敢于出发,就胜利了一半。1998年,我17岁,第一次坐车绿皮火车离开家去远处,也是在1998年,22岁的成安老师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了,他原本打算被分配回到老家去当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可是毕业的时候,不包分配了。他只有只身来到成都找工作,他当年是否也是坐绿皮火车,我不知道,现在高铁到他老家只要一个小时了,但在20多年前,却需要转几趟汽车。

没有任何资源的他来到成都,只能进律所。那时候进律所倒也不挑剔,反正也没有人给你开工资,如果愿意免费给其他律师打杂做做事,不要钱倒贴也是可以的。

没有团队、没有人带他,和今天的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一个人开始了律师生涯,案源在哪里?不知道!

虽然工作了,但是没有钱,他的妈妈每个月给他寄300元的生活费。他认为做一名律师首先需要好工具,于是请他的母亲给他买了手机,那时候手机和电话卡是分开的,手机2000多,卡也同样要2000多,还算好,父母一直努力做生意,家里还能贴补。

成安老师揣着新手机去赶公交,第一趟他的手机就被扒手盯上,满满一车人,众目睽睽之下竟无人提醒,更无人出手相助,望着公交车上神情漠然的乘客,他心底发誓:我成安一定要拥有一辆车,再也不要坐公交。

人生大抵都是要经历一些没有尊严的至暗时刻的。他那些一大早吃了豆浆、油条就骑自行车在大街上转悠,琢磨怎么找业务的日子是怎么捱过去的呢?我无从得知。

02.

没有人可以轻易成功

人总是容易对“第一次”念念不忘。纵然曾经的年收入,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月收入,但成安老师依然常拿他抓住的第一次机会在课堂上举例。

他是怎么有了人生第一个案子的呢,在纸媒最好的时代,他所在的律所是成都最红的律所,纸媒上都是这家所的宣传。纸媒上留的电话号码,只有合伙人才有资格接。

但是他发现上班前和下班后,合伙人走了,那个电话就是没人接的,所以他争取更早来,更晚走。终于,让他逮住了一个很大的机会,他知道这样一个机会,他一个年轻律师是搞不定的,所以他邀约了另外一名合伙人,他觉得还不行,所以他又请到在大学教书的老师——一名兼职律师和他们一起,形成了最初的合作一单业务的三人行松散队伍。

最后,这个案子以很不错的费用谈下来。代理费到账的第一时间,他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你以后再也不用给我打钱了,我有钱了!

我一直很感恩成安老师,因为他努力在先,我不用去品尝没有案源的苦楚,也不用因为没业务在是否选择律师这条道路而彷徨。

▲ 我与成安老师

从我加入以来,我们就是以团队的方式在发展,并一直向一体化的方向在前进。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如我这般幸运,有很多很多年龄比我小的律师,从入行以来没有团队、没有师父、没有收入,跟成安老师一样土法炼钢,野蛮生长,经过艰苦的磨砺,他们中的极少数,也能长成参天大树,而更多的只能匍匐下来解决生存问题。

他们的律师生涯,或许比我更有代表性。有从成都荷花池市场一家家跟老板谈,谈出小案子开始的,有从居民小区一家家发名片,差点被狗咬到狼狈夺门而出开始的。

是的,20多年过去了,我回家已经有了高速和高铁。而在律师行业真正发展起来的这20多年,这种野蛮生长的方式并没有真正成为过去式,新媒体时代,看起来方法稍微多了一些,但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样的,没有本质变化。

如何找到客户、留住客户、转化客户,仍然缺乏新意。如何让客户找到我们、了解我们、信任我们、选择我们仍然是一个世纪难题。

成年人的生活,永远没有容易二字。

很多律师,为了在行业站住脚,什么法律业务都做,从刑事诉讼到民事纠纷,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活生生把自己活成了千军万马。为了签单,很多律师大包大揽,什么事情都做,又是“营销员”,又是“服务员”,又是“心理按摩师”,还是“法律专家”……

不少律师都自嘲道:律所常备一种油,叫“万金油”,律所还有吉祥物,叫“一条龙”。

作为律师个体,没有组织、没有团队、没有师父,没有固定收入。作为律所,没有服务、没有赋能、没有福利。作为律师行业,整体都在严重缺乏品牌、产品、文化、工具、流量、能力,缺乏供应链、缺乏基础建设的情况下长期运行。

个体-律所-行业三重压力之下,把律师逼成了“万金油”和“一条龙”。一大批高素质的人才,英雄无用武之地。这样的行业现实考验着每一个人单兵作战的能力,大家只能在从0到1的低维度竞争,最后甚至出现“零收费”的怪现象,行业无可奈何的陷入内卷之中。

分工与协作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底层逻辑。各行各业分工都早已不成问题,而进入了更加精准紧密的协作,可律师行业连分工都还没有实现,深入和畅通的协作无从谈起。

▲ 成安律师办案团队合影

这时我刚认识成安老师不久

不管是缺乏战略的“万金油”律师还是缺乏战术的“一条龙”律师,不仅仅过程心酸,不够体面,更重要的,让身处其中的人每天疲于奔命,没有时间思考自己的未来,失去了心灵的自由,失去了成长的空间,把自己锁死在事业发展的低维空间。

03.

所有的成长

都有看不见光的坚持

我非常欣赏的一位有才华的女律师朋友,她说:绍娟,去年我对这个行业的各种“怪现象”充满了厌倦,你知道我想做一件什么事吗?我想在我家楼下开家店卖抄手。这令我内心十分震惊。

律师圈里有太多这样的文艺男女青年,希望按自己的方式去过自己的人生,胸中怀有理想,不想与这个世界妥协。虽然他们想做的事情“千奇百怪”,但却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开不了口去“要”机会,如果钱是要跪着赚的,这些人大概都很难赚到。

可律师圈还有另一群人,刚好相反。在面对各种利益的诱惑时,他们的底线总是最低的。

“命运馈赠的礼物,往往在暗中标明了价格。”你丧失了底线,就等于放低了自己的尊严。没有尊严的挣钱,不仅仅是没有尊严,有时,高风险与高收入同在。

很庆幸,至今我还能保持那种文艺女青年的生活态度,可以选择要做这个、不做那个,一天到晚迷之自信,做着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努力去做自己,并不是因为我有太多选择,只不过我有机会站在成安老师的肩膀上去做事,有团队打底,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有做自己的勇气,和做自己的底气,仅此而已。可以说我们整个团队都在他完成了0到1的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去追求1-10、10-100……

04.

“知之非艰,行之惟艰”

这个世界可以变得更好一点吗,我们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吗?我们可以让律师既有职业尊严,又可以拥有更美好的职业体验吗?

一句话,我们如何让律师站着把钱挣了!

《让子弹飞》里张麻子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官印”,最终扳倒了黄四郎,站着把钱挣了。

枪,先进的工具;官印,先进的组织。

当先进的工具和组织相匹配,律师就能站着把钱挣了!

数字化系统,是律师站着挣钱的最佳工具。通过我们团队10多年坚持不懈的探索,我们深知,身份数据、过程数据、结果数据可以帮我们更好的找业务。那么,就先从数字化着手,我们为刑事律师做好数字化的搭建,为刑事律师们修好高速公路,让专业能够被看见,让专业经得起检验,让每一个刑事律师的价值得到放大,让“好”律师能够通过专业自然的找到“好”业务,不用再为找业务发愁,不用在充满职业的困惑中成长,不要在没有案源的阴霾里焦虑,重新绽放,迎接更美好的职业体验。‍

生产力的提升,必然呼唤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组织就是生产关系的外化和最终载体。

我们用一种更新的组织形态,把大家组织起来,不再是一个人活成“千军万马”,而是大家整合成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只有这样,律师才能给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当整个行业的价值能被社会更加认可,这个行业才更有希望,我们身为其中的一份子也才更有希望。

而今,社会飞速发展,一系列国家政策的红利;互联网、支付系统、免费SaaS、大数据等中国新基建的红利;不断席卷一切行业的互联网平台商业模式的红利;分工协同的数字化组织的运营红利……

在这个充满红利的窗口期,如果不参与其中,我们真的会发现,世界变化了,但是,与我无关,古老的律师行业就很难焕发出新机。就像所有的行业都在高铁上向前飞奔,而我们还坐在绿皮火车上慢腾腾前行。

让我备受鼓舞的是,真的有很多人和我们一样在为这个行业寻找未来之路而努力探索。我们在全国范围内找到了很多志同道合,坚持长期主义的一群“傻傻的奋斗者”。

算一算,我和成安老师已经一起工作了12年,我仍然对他的探索充满敬意,就凭一点,有他这样的律师生涯和历练,有他这样对律师行业的理解,还有他这样有先发优势和经济条件的律师,还愿意躬下身去研究一款产品,这样的人我在这个行业里还没有看到多少。

此时此刻,大家不一定能看到他所做的创造性努力的价值,甚至还可能抱有疑虑,但我坚信,凭借他对行业的洞见,和庭立方研发团队的努力,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产生深远的影响。这也是我一直愿意跟随他做事业的原因。

05.

转身

方觉路万里

成安老师说,我现在别无所求,就是希望可以不计个人得失来做成这一件事。我就想要刑事律师更有尊严的找业务、做业务、管业务。我不希望看到律师们还和我20多年前入行时一样去做重复性摸索,我们要有职业的尊严。

是啊,经历过没有尊严的日子,才懂得尊严可贵,所以希望年轻人能够有尊严的出发。

我热爱自己的职业,我也希望每一位同行都充满着对职业的自信。我们必定会有竞争,但我希望彼此在更高维度为着更高的职业发展去做良性的竞争,而不是为了争抢业务,相互诋毁、低价恶性竞争,提供没有体验的服务,让客户感受不到专业的力量,自然也感受不到专业的价值,就不会为专业买单,那么律师就会越来越不值钱,整个行业就会越来越不被认可。

每个人好了,这个世界就好了。

每个律师好了,这个行业就好了。

06.

创业

把日子过成歌

我总是喜欢一边听歌一边写,写到这里刚好听到:看光阴散落下来,满眼飞鸿。我在雅安的山上听着这首歌,望着窗外玩耍的孩子们,他们的纯真笑脸就是我心头的阳光,忽然想起李鸿章说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无奈,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年轻的生命,他们值得更美好的世界啊,我们这一代人应该为下一代人而努力。

创业就是问题接着问题,日子连着日子,庭立方的创业之路,就是为行业的后来者做更多探索,让他们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飞得更高。

幸福感是可以传递下去的,成安老师曾经为团队做的,现在团队又和他一起努力在为更多的刑事律师去做,把平凡的日子串联成光阴的故事,让更多的刑事律师在职业中能感受到光阴散落下来的美好。

这是成安老师想做的事,有很多很多的人愿意陪着他去完成,虽然我们深知很难找到每个问题的最优解,但一定是我们最有意义的选择。毕竟,生命只有一次,我们要选择去做那些难但是正确的事,虽然这样看起来是有点傻气。

今天是庭立方创业五周年,那就祝傻傻的庭立方人,五周年快乐!

尾声

还记得四年级的时候,我人生第一次登台演讲,我爸说你穿什么,我说你好奇怪,不关心我演讲准备得怎么样,倒是关心起我穿什么来。他说演讲准备得如何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无论演讲成与不成,姿态是要美的,这是基本。你穿哪条裙子呢?我给你洗。

想来也是,以何种方式度过自己的律师生涯,那是自己去决定的事。在我的律师生涯中,比之到达“顶峰”成为他人眼里超高收入的“大”律师,我更在意青年律师如何更有尊严的出发,这意味着在未来漫无边际的“重复”和“琐碎”中仍然能保持对选择的笃定及对职业的热爱。

无论你到底想抵达什么样的终点,都要明白一个前提:有尊严的挣钱是我们做律师的基本,而很多律师把“基本”当成了奢望。

很少有人静下心来想一下,或许这个奢望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而我们的出现,就是为了打破这个不合理。我愿意认为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有没有可能让刑事律师更有尊严的找业务?我们一起来做困难而正确的事。

我们不要坐绿皮火车回家了,我们一起走高速坐高铁,拥有做律师的职业尊严,一起站着把钱挣了,好吗?

再专业的律师,如果没有业务,都会被“饿死”。终点很重要,过程也同样重要。

我亲爱的律师同仁,无论你出发到哪里,除了西装革履,还需要找到你的“高铁”作为交通工具。

打开任督二脉,才能武力全开。拥抱新的“速度”,才能让自己的专业技能和品牌价值都得到更强有力的放大。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0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