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疑问?

马上发起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快速回复你的问题

立即咨询

这不是新年献词,这是一位二胎妈妈的法律圈2019

2021-06-02 16:49:41   4386次查看

2019年过去了,我一点也不留念,我挥一挥衣袖,并不想带走任何一片云彩。

刚过去的这一年,我刚生完二宝2个多月就投入工作,面临两个急需重新调整队形的团队,真是一言难尽的一年。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兵荒马乱。

好的是,我们拼命奋战一年,终于实现了换挡起步提速。

2020年,速来,我从未如此期待过新一年。

前几天看到papi酱的视频,说自己的一个朋友,在上产床前还在给团队视频会议。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在上产床前还给团队伙伴们说我要生孩子去了,有这几个紧急工作处理下,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等我生完再说。

作为一名二宝妈妈,在事业与家庭间的平衡就是这么艰难,没有绝对的平衡,只有不停的取舍。

作为一名女律师,我们要负责赚钱养家,我们还负责貌美如花,我们还需要生仔带娃,难。更何况我还需要运营两个团队,还需要照顾两个娃,只能说生活简直难成一锅粥。

网上流传一个段子:过去女人在家有丫鬟伺候,出门有仆人随从,每天就是花钱打扮打扮,孩子生下来就给奶妈带,谁要敢说出去挣钱,那件事就是打老公的脸,败坏门风。我勒个去!这么优秀的传统文化,居然失传了!

我给D老师讲这个段子,给他说我想做一名家庭主妇。他说:不,你想做的并不是家庭主妇,你想做的是全职太太,你并不想做家务,你只是想待在家啥也不做。哎,十年夫妻,他真是太懂我了,不肯上当。

2018年12月2日,生完二宝后正式复工。大家都觉得我从未离开过职场,只是顺带生了个娃就回来了,原来在大家心目中生娃是这么轻松的事。

2018年12月3日,在首届四川女律师论坛作复工后首场演讲,我的题目是《女律师的美丽与勇敢》。作为一名刚生完孩子2个多月浮肿不堪的妈妈来分享这个话题,画面实在是很违和,美丽谈不上,此时此刻敢讲这个话题勇敢倒是真的,那是因为梁静茹给了我勇气。

2018年12月4日,回律所,重回职场状态。小伙伴们给我准备了盛大的欢迎会,花筒炸了一地,欢乐过后,问题需要一个个的解决,还有一大波儿的困难正在排队等着揍我。

女律师如何平衡家与业,这是一个世纪难题,也是一个世界难题。更何况,我的两个娃,一个刚2个多月的娃各种突发,一个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娃各种状况,每天家里都跟灾难片现场一样,鸡飞狗跳,还有工作中的一地鸡毛,双重夹击下,简直够狠狠喝上一壶的。

这个过程,我感受到了生活的凶猛,把你狠狠摔在地上不由分说,直接碾压,碎一地,没商量。

我一直以为在工作中我是女战士,我是快刀手。2019年让我知道,我是如此不堪一击,天天都在挨飞刀,当然,成安老师会给我念“我们要反脆弱”。

(庭立方创始人 成安博士)

在2018年以前,无论是卓安所还是庭立方,从某个角度来说,还并没有完全实现职业化的改造,更像是一个大家庭。

卓安所的律师主要为三类:

一是四川各个高校有实务经验的老师们,他们基本上是首席律师成安博士和我在四川大学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及同学;

二是来自公检法有司法实务工作经验的从业者转行做律师,他们又多半来源于第一个层面的教授们曾经带过并非常认可的学生,辞职时看到老师们在卓安,跟老师交流后愿意一起过来发展;

三是成安老师做律师20年来带的助理们,一直很认可他,跟随他一起成长的没有离开的律师们。

这群人既是工作中的伙伴,也是生活中的朋友,办案、讲课是他们,喝茶、打牌是他们,有人生难题咨询解决方案的还是他们,我的“娟姐”这个“代号”就是这样一个四川熟人圈儿的一个产物,律所上到60岁,下到20岁都这么称呼我。

卓安基本就是个熟人圈子,对一家规模不需要太大的刑辩专业所来说,这本来是个很好的事情,大家有足够的信任和相匹配的认知,协作起来高效、精准。

然而,随着律所高速发展,几年下来,我们认识到,职业化的改造迫在眉睫,在职场环境里来谈管理,才能让卓安所有机制有活力,而不只是靠人情靠个人魅力,才能让这个所不依赖个人,而走得更远更稳。

对于庭立方来说,由卓安最开始的运营团队发展起来,都是年轻的小伙伴,他们愿意一起创业,是对成老师和我的家长式认可。大家都凭着一份情感在做事,小方团的小伙伴们非常努力非常用心,这也是庭立方的课程服务一开始就赢得律师认可的重要原因。

但随着庭立方的壮大,并把业务线扩张到培训之外的领域,我们深刻认识到职业化的管理是必经之路,才能匹配上我们要做的大事情。对小伙伴们来说,已经习惯了家庭式的氛围,要转变成职场的相处,看似简单,其实又十分困难,就像家庭里的爸爸妈妈开始要给你讲规则,相互都很难调整到合适的位置。

就在这样的局面下,我回来与成老师一起重新整理律师团队和运营团队。这是个浩大的工程,决定了我们未来走向哪里以及能走到哪里。

下定决心后,只剩下一件事:动手。

一个孩子刚好2个多月的妈妈每天来上班,首先要面对的是成为背奶妈咪。一到单位每天随时都有人围着我说事情,总是时间到点,我就给大家说:“你们先散散啊,给我10分钟时间处理问题”。我还要面对女儿一直吐奶,吐满3个月的状况,晚上和宝爸轮换着抱孩子睡觉,直到我在万能的某宝上买到了吐奶儿的斜坡床,这个情况才得到缓解。然而,每天晚上都要亲自喂2-3次奶,也让我严重缺觉。有很多次半夜摸一把床,忽然惊得坐起来大喊“我的女喃,不见了”。D老师悠悠的叹一口气,昨天晚上你不是交给我,让我带孩子睡吗?在我这边,你半夜惊叫是会吓死人的,莫慌张。

缺觉又算个什么鬼呢,第二天照样要准时来到单位,棘手的问题都在那里排着队,就等着你一晃神好把你揍个鼻青脸肿、满地找牙。生了孩子后一团浆糊的脑袋照样要高速的转起来,老话说:“一孕傻三年”,可是我不敢傻,没有时间傻,也没有机会傻。刚回来又是年底,马上要投入到2019年的目标、组织架构、绩效的一系列设定,绞尽脑汁去寻找更合理更平衡更长久的方案。

没有人知道,我在2019年上半年所有的演讲中,会忽然中途断片儿。我忘了刚刚在讲什么,有时候我会重复强调一遍我刚讲过的话,其实是为了给自己一点缓冲时间,想想我后面要讲什么,自己救场。有时候我站在台上回答台下律师的提问,头忽然就晕一下,恍惚间,没有听清对方的问题。还有些时候我得很用心才能记清别人提出的超过两个以上的问题。还有更多的时候,讲着讲着一口气就提不上来了,哪怕是讲20分钟,说到后面软绵绵有气无力,声音听在自己耳朵里也是隔山隔海的距离。

生孩子和讲话每天都是在耗气耗神,一点不假。

庭立方的事情又是一个全新的创业,我们也在不断探索,大方向正确就往前奔。所以,为了工作做得更好一些,不停的返工,只为体现庭立方一直以来的品质,因为在律师同行里的口碑,这样一种信任不可辜负。运营总监来的前半年给我说:“娟姐,我有时候很郁闷,我以前在其他公司,稿子一遍就过,在这里我十多稿都过不了”。

好的是,律师团队有詹勇和苏镜祥来参与到成安老师和我的管理之中。除了价值层面的认同,那些年因为我严重的颈椎病、詹勇的腰椎病,我们经常晚上一起穿城走路回家,那时候我们的家在同一个方向,有好几次苏老师也加入进来,陪着我们走一半路再离开。

(詹勇 律师)

有时候走到中途下起雨来,突如其来的雨总是让我们猝不及防。詹勇说:“娟姐,你等着,我去给你买把伞!”就这样,我家里居然放着快10把詹勇送我的沿路在超市买的各种颜色的伞。有几次,我们还走路送成安老师回家后我们再回去。

就这样,一次次走路聊天建立起来的信任,在这样一次重大调整中却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关键时刻,我们才知道彼此信任的可贵,对一个人不怀疑不迟疑并不是容易的事,就像杂技表演,上面辗转腾挪之人需要充分相信下面为她托底之人,这是相互的。

(苏镜祥博士)

在成老师的指导下,我的执行下,詹勇律师主负责,苏镜祥老师全力配合下,新的职业化平台搭建起来,尝试用我们新的积分制度进行一体管理,与庭立方紧密配合,效果逐步得到显现,在原有团队基础上也赢来了一批对新规则认可的人。

无论是全国优秀公诉人贾红纳老师,还是前成都中院刑二庭的副庭长于忠老师、前司法部研究员、北京大学鲁兰博士,以及我们新引进的前央视记者胡羽律师,还有很多有潜力的年轻人纷纷加入,都非常认可团队模式,他们也在这里找到了职业的归属感和快乐。于忠老师有一次给我说:“绍娟主任,为什么在这里加班开会我都觉得很快乐呢?”我说,因为在这里做的是你想做的事呀。

(全国优秀公诉人 贾红纳老师)

(前成都中院刑二庭的副庭长 于忠老师)

(前司法部研究员、北京大学 鲁兰博士)

(前央视记者 胡羽律师)

还有一个人的引进却是颇费周折,那就是另外一位前成都中院刑二庭的副庭长,曾参与最高人民法院“三项规程”起草工作,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的魏军博士。他从法院辞职后,去了一家法律科技公司。有一种喜欢挑战的人,不一定要选择自己熟悉的事情,这个我特别理解。成老师多次与魏博士聊天,那时候魏博士已经在法律科技公司上班了,成老师去给他谈我们要做的事情,让魏博士加入庭立方,负责我们产品的质量和升级。庭立方以产品取胜,产品永远是我们的生命线。

(内容总监 魏军博士)

前前后后不下五次,有我参加的想起来都应该至少是两次以上。一次谈完后,我给成老师说估计魏博士不会加入我们,我感觉他的眼神里并不是很看得起我们这个行业。我都放弃了,然而成老师还是不肯放弃,终于打动魏军博士加入我们的团队,经过两个月的磨合还感觉十分合拍。

成老师常常自诩阿甘,坚持就是他的大本事,这个我是完全同意。

除此之外,我们还引进了好几个上市公司高管。有十年以上人力资源经验,先后任职于2家上市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

(人力总监 徐园原)

有深耕互联网十年,独立运作线上金融单品从零到月销过亿元,运营医药撮合平台年流水超过14亿元的产品总监;

(产品总监 严丽媛 )

十一年策划,三年创业,获得过猎豹移动全球创意大赛Top5,腾讯公益广告大赛Top12,三次运营操盘上亿投资商业项目的运营总监;

(运营总监 陶明瀚)

以及十年法院工作经历,前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员额法官,新浪微博2018年十大新星法律大V,微博“@谈典看法”百万级粉丝,全国首个微信诉讼服务平台创始人,多篇法律类学术文章荣获近10项国家、省级表彰奖励的新媒体经理。

(新媒体经理 郭小明)

引进这么多能人,我的工作就马上得到分解了吗?噩耗是并没有,反而大幅度增加。因为他们要么在其他行业,并没有接触过法律行业,要让他们先熟悉这个领域,才能把他们的能力对接过来;要么就是在法院工作,对律师行业真正的运作知之甚少,我必须要让他们先理解律师行业和法律服务。好的品质需要传承,团队文化需要传递,工作方法需要延续,新的问题亟待解决。

还好,“兵荒马乱”的日子总算过去了,他们越来越了解行业,也越来越懂得我们,完全可以带领自己的团队独挡一面。团队越来越多的小伙伴也成长起来,有思路有想法有创新,把工作有声有色的开展起来。

所以,这一年我不知道说了多少话。据说,女人每天需要说两万个字,而我每天估计都在翻番,整个团队从总监到基层员工我都亲自带,从微信文章的选题、逻辑和表达,到每一个策划案的思路、撰写到落地,从年初的团队搭建到季度的绩效到年末的考核,从人才选拔到人才培养,从每一个大型活动的创意到宣传到实施到复盘……

每天,我的办公室都围满了人,行政主管开玩笑说,她想给我门口装上一个排号机,她负责根据工作的轻重缓急给大家分流取号。我深深感受到了一个菜鸟管理者的悲哀。一大早到单位,我就给他们说快一点,我没有时间了,还有很多事情今天需要定下来。很多时候我会给他们说,现在你们要注意听,我要开始加速了,语速要快两倍哈,他们说你的语速已经很快了,再快我们跟不上啊。

我还要负责做好一个“翻译者”,成老师战略层面的思考,最开始他们无法理解,一场会下来又围着我:“娟姐,成老师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娟姐,成老师的任务都快把我们难死了。”我又需要把成老师战略层面的思路转化成他们可以操作的执行层面的一、二、三、四、五个步骤。

我累到灰头土脸,晚上9点回到家,两万个字早已超标,多一字都不想说。咚仔喜欢听我给他读书,我想出一个培养他又可以让我少说话的方法:一个人读一段,等他的一段读完,我就鼓励他,“读得不错,继续再读一段,今天把这一个故事都读完,周末妈妈就请你吃大餐!”然后,整个半小时读书会就变成了他给我讲故事。本来沉默寡言的D老师在更沉默的我面前变成了话痨,我答复就四个字任选其一:嗯、啊、哈、好。不争辩、不争吵,一般都同意,家庭氛围顿时和谐很多。

这一年是我创造性工作最少的一年,但这一年对团队的成长来说又是最大的一年,我们从一个家庭型的团队真正成长为一支职业型的队伍。新进的人员需要熟悉律师行业和工作规则,而团队原有的小伙伴又面临团队人员和工作内容变化的挑战。那时候的我必须面对多重压力,第一帮助新团队融入,第二帮助老团队升级,第三,带着他们完成年度工作任务。事实上,我发现每一个都是难题。

去年春节前,有大半个月我已经习惯每天开会讨论,回到家都已经晚上12点,女儿已经跟着爸爸睡着了。那时候的痛苦,不是因为辛苦,而是觉得,为什么老团队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新团队不能体谅我,我已经很不容易了。

然而,经过一年的自我成长,我才意识到是我的问题。那时候,我还没有带领小伙伴去做好新老融合的本事,我没有帮助小伙伴去成长和接纳,去拥抱变化。我并没有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直到老团队几乎退出才自然解决。这是今年我最大的遗憾——和我们一起创业的小伙伴,因为我管理能力的不足无法带他们穿越。

欣慰的是,我时常收到小伙伴们给我发来的好消息:“娟姐,我自己开了个小公司,每次在做决定的时候我都要想,如果是娟姐她在面对这个问题会怎么做呢,以前跟你在一起不觉得,出来自己做事才知道在你那里学习到很多工作的方法”。让你们强大到足以离开也是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意义。

嗯,无论你们走到哪里,我都十分关注你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要忘记,最重要的是自我成长。这里引用昌老师今年跨年论坛上的一句话祝福大家:离开的,祝福你们活得灿烂;新来的,祝福一切如你所愿。

(庭立方专家顾问 雷建昌教授)

小方团仍然传承了原有小方团队的优良品质,小方团是一支很靠谱的队伍,给自己取名叫“庭立方铁军”。

产品中心一个小伙伴第一天来报道,就遇到我们年会通宵加班。他后来给我说,一开始到5点半,他以为大家要下班了,可发现没有人走,所以,作为新人他并不好意思走。然后看他没走,就开始有工作来找他,8点还走不了,10点也完不成,12点还是走不脱,最后就彻底走不掉只有通宵。第二天,我们都以为他将黄鹤一去不复返,刚入职就受个通宵下马威,估计再也不敢来。但是,居然他还继续来,并在年会当天愉快地过完他的生日会后,继续通宵加班。

(庭立方小方团)

小方团是一支欢乐的团,他们给自己封了不少响当当的名头,比如:三瓦窑刘亦菲,玉林未央生,内江包贝尔,华阳全智贤,蜀都咏春,在“山寨版”“水货”明星的幻觉中自得其乐。

每一次我们新进人员,行政团队就会发起:“热烈欢迎XX加入工作职业化,生活娱乐化,关系家庭化的庭立方(卓安)大家庭!”大家就会列队欢迎。平时谁有喜事、谁有案子办得好,群里都会排队鼓掌激励。以至于鲁兰老师给我说,她跟胡羽律师觉得卓安、庭立方就是一个大“夸夸群”,大家很享受这样一股欢乐劲儿,一片生机盎然。

今年有些时候,我给我的灵魂伴侣崔霞教授说,这样的生活我要疯,好想哭。她说那就哭吧,我不会笑话你的,认识你13年,你在我面前就是最LOW的一面,我已经习惯,没有关系。我说,想哭又哭不出眼泪来,用李伯清的定义,这只能叫“嚎”。

(西部青年学者 省直机关党校 崔霞副教授)

这一年,我毁掉的不是成安老师的“三观”,而是毁掉了他的“五官”:

“陈绍娟,这是你写的东西?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陈绍娟,你说这是你看过的东西?那我无语了,说不出什么话来。”

眉毛皱成一团,问我:“陈绍娟,你最近有没有学习,学到什么了,关于人力资源绩效考核的东西你要花大力气专门学习,我课程都给你选好了,认真学几天然后来告诉我你学到啥”。

我可以套用最近流行的一句话吗?只要老大跟得好,我是天天在高考啊。

偶尔,他还需要面对我被工作逼疯后来一两句狮吼,他恨不得捂住耳朵不要听,心里估计在想:孔子早就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咋又忘了,惹不得惹不得。

基本上鼻子也快被我气歪了。

但实际上,从我内心却是很感谢他。生完二宝我精力不足,很多时候真的是想松手,就这样向生活妥协下去,承认自己已经是个中年妇女,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可是成安老师拽着我不肯松手,我踉踉跄跄的被他拽着跑,他也时常说:“我知道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你能做到这样已经非常了不起,非常不容易了,但是,职场就是这么残酷”。人生回过头来也很感恩,是他的嫌弃让我不放弃,让我从二胎后狼狈不堪的泥潭里奋力爬出来不服输。

这一年,虽然过程十分艰辛,十分困难,从结果来说总的还是很不错的。

全年庭立方在32个城市开课65场,来自533家律所的2134名学员加入学习,同时还开了8期线上课程,受训学员222人,另有庭立方成员所广西望之辩律师事务所开业近100位主任参与,深圳维庭律师事务所开业135位主任参与,2019庭立方年会240位主任参与,第三届庭立方跨年论坛线上3775人参与,我们在全国的所有省会城市都有了合伙人,12月最后一处布点的是西藏,我们总共有了162位合伙人。而庭立方团队的小伙伴,已经达到39人。

(2019庭立方年会 小方团与老师们)

同时,卓安所也不逊色,团队35人,全年办案221件,有不少重大影响力案件,也有不少案件获得非常好的效果,并获得了2个无罪判决。

这一年,我见证了我自己生命中的一些关系,从一片绿洲到皲裂成一片荒漠,一些原本生命里没有期待的小径却又开满了花。那些新进入我的生命的人,那些一直都在、从不曾离开的人,那些懂我的人了解的我人在我身边陪伴我、鼓励我、托着我、拽着我,让我不沉沦不放弃。不想简单说感谢的话,因为这两个字太轻,而你们在我的生命里很重。

这一年,我练习了5个月的早瑜伽,悲剧的是一斤体重没减,开心的是别人都看我瘦了一大圈儿。

这一年,我每天中午坚持冥想,让我神志越来越清,越来越热爱生活的简单,我越来越喜欢和简单的人相处,听简单的歌,吃简单的餐。对我来说,幸福也很简单:有人爱,有事做,有所期待。

11月中旬的时候,我的女儿会走路了,胖嘟嘟的在我们面前摇摇摆摆蹒跚起步,每天就在我面前逛吃逛吃,听她奶声奶气的叫我妈妈时,看她咯咯大笑欢畅的神情时,让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是的,人生就像是一盘沙子,你永远也无法全盘抓起,但也不会一无所获。

我理解的生活就是生机勃勃,活在当下。生活不是怕遇到“输”,还是我们要成长成为那个“输得起”的人,这一趟人生旅程,无惧无畏无悔。

祝福天下律师特别是女律师在新的一年都能看见自己,活成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新一年,告别旧自我,拥抱新自我。

2019,再见;2020,相见。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0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