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疑问?

马上发起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快速回复你的问题

立即咨询

【优秀案例】李某涉嫌开设赌场罪,拓安刑辨团队苏春妹律师指导李锦辉律师为其辩护,获轻判

发布时间:2024-03-11 09:54:33 浏览:1099次 案例二维码

此案例已经被《庭立方优秀案例库》收录,编号2024年27号

一、案件结果、亮点、焦点、封面语

罪名:开设赌场

结果:轻判

亮点:不予认定指控的赌资数额

焦点:涉案赌资数目与参赌人员计算

封面语:李某被控2020年在某APP上建群后组织他人以“红包扫雷”的方式进行赌博,赌资数额累计52803886.66元。拓安刑辩团队苏春妹和李锦辉律师共同讨论和研究,李锦辉律师具体承办,一致认为指控的参赌人数和赌资数额计算错误。最终法院采纳李律师提出的指控数额不清,参赌人数不清的观点,判定李某构成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

 

二、案情简介

2020年5月至10月期间,李某在某APP上注册账号,并用该账号组建了多个群组和制定赌博规则,组织多人在该群以“红包扫雷”的方式进行赌博。经鉴定,群组去重后用户ID数为5716个。经统计,群组参与赌博的群员及群主发出的红包数额累计52803886.66元

 

三、办案过程

1、李锦辉律师接受委托后迅速前往法院阅卷,前后跑了三次才阅到卷,为了尽早阅到卷。李律师可谓是拼了。

2、认真查阅完卷宗后,发现此类案件是依托即时聊天软件进行的新型赌博类犯罪。

3、团队研究此类新型赌博类犯罪的特点,寻找、讨论挖掘可能的辩点、确定辩点。发现是在微信红包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的开设赌场方式。在详细了解了赌场开设方式和赌博玩法后,李律师结合开设赌场者充分利用现代网络技术匿名、快捷的特点,实际上赌资投入并不大,往往是利用数万元的赌资不断循环往复在各个赌博群中收发红包,而公诉机关的指控数额存在着无法查清循环投入的赌资的问题。

4、围绕辩点,通过法庭调查的法庭发问环节呈现指控疑点。李锦辉律师抓住这一关键疑点,在法庭发问中,详细询问了几万元的资金如何在数十个赌博群中流转的过程,在辩护意见中详细阐述了赌资重复计算的过程。

5、最终说服法院否认了公诉机关提出的犯罪金额,做出了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

 

四、办案思路

  1. 李某开设赌场赌资计算错误,公诉机关指控的赌资五千多万元存在大规模重复计算。
  2. 参与赌博的人数无法确定。
  3. 李某获利的金额存在疑问。
  4. 李某应当是从犯。本案中,提出建群的是陆某某,教会李某如何操作软件的是陆某某,提出制造假象吸引其他人拉自己的托进群的也是陆某某,陆某某处于指挥、引导、策划的关键作用,李某只是负责具体操作,其行为具有被动性、辅助性,所起作用较轻,应认定为从犯。
  5. 李某是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李某是在疫情防控导致生活困难的情形下,走投无路而心存侥幸进行的犯罪活动,只在2020年进行过几个月,社会影响小。且李某从犯罪活动中所得极少,社会危害轻微,可以适当对其从宽处罚。鉴于李某的犯罪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小,且认罪态度好,建议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综上,李某愿意认罪,请合议庭查清李某的所得金额及其在与陆某某合作中的地位,将其定为从犯,对其适用缓刑。

 

、办案结果

李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六、办案心得

网络开设赌场作为新型犯罪案件,由于目前侦查手段局限,公安机关难以做到查清楚赌资数额的问题,往往导致重复计算。承办律师检索的各地网络开设赌场案,因为赌资数额重复计算被法院否认的情形较为普遍。因此,赌资重复计算可以作为一个常见的有力辩点。公诉机关以参赌人数指控犯罪也面临着人数有可能重复计算的问题。这两个数额往往难以查清,是这类案件的辩护方向。

发表评论
去登录

李某涉嫌开设赌场罪,拓安刑辨团队苏春妹律师指导李锦辉律师为其辩护,获轻判

此案例已经被《庭立方优秀案例库》收录,编号2024年27号

一、案件结果、亮点、焦点、封面语

罪名:开设赌场

结果:轻判

亮点:不予认定指控的赌资数额

焦点:涉案赌资数目与参赌人员计算

封面语:李某被控2020年在某APP上建群后组织他人以“红包扫雷”的方式进行赌博,赌资数额累计52803886.66元。拓安刑辩团队苏春妹和李锦辉律师共同讨论和研究,李锦辉律师具体承办,一致认为指控的参赌人数和赌资数额计算错误。最终法院采纳李律师提出的指控数额不清,参赌人数不清的观点,判定李某构成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

 

二、案情简介

2020年5月至10月期间,李某在某APP上注册账号,并用该账号组建了多个群组和制定赌博规则,组织多人在该群以“红包扫雷”的方式进行赌博。经鉴定,群组去重后用户ID数为5716个。经统计,群组参与赌博的群员及群主发出的红包数额累计52803886.66元

 

三、办案过程

1、李锦辉律师接受委托后迅速前往法院阅卷,前后跑了三次才阅到卷,为了尽早阅到卷。李律师可谓是拼了。

2、认真查阅完卷宗后,发现此类案件是依托即时聊天软件进行的新型赌博类犯罪。

3、团队研究此类新型赌博类犯罪的特点,寻找、讨论挖掘可能的辩点、确定辩点。发现是在微信红包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的开设赌场方式。在详细了解了赌场开设方式和赌博玩法后,李律师结合开设赌场者充分利用现代网络技术匿名、快捷的特点,实际上赌资投入并不大,往往是利用数万元的赌资不断循环往复在各个赌博群中收发红包,而公诉机关的指控数额存在着无法查清循环投入的赌资的问题。

4、围绕辩点,通过法庭调查的法庭发问环节呈现指控疑点。李锦辉律师抓住这一关键疑点,在法庭发问中,详细询问了几万元的资金如何在数十个赌博群中流转的过程,在辩护意见中详细阐述了赌资重复计算的过程。

5、最终说服法院否认了公诉机关提出的犯罪金额,做出了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

 

四、办案思路

  1. 李某开设赌场赌资计算错误,公诉机关指控的赌资五千多万元存在大规模重复计算。
  2. 参与赌博的人数无法确定。
  3. 李某获利的金额存在疑问。
  4. 李某应当是从犯。本案中,提出建群的是陆某某,教会李某如何操作软件的是陆某某,提出制造假象吸引其他人拉自己的托进群的也是陆某某,陆某某处于指挥、引导、策划的关键作用,李某只是负责具体操作,其行为具有被动性、辅助性,所起作用较轻,应认定为从犯。
  5. 李某是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李某是在疫情防控导致生活困难的情形下,走投无路而心存侥幸进行的犯罪活动,只在2020年进行过几个月,社会影响小。且李某从犯罪活动中所得极少,社会危害轻微,可以适当对其从宽处罚。鉴于李某的犯罪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小,且认罪态度好,建议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综上,李某愿意认罪,请合议庭查清李某的所得金额及其在与陆某某合作中的地位,将其定为从犯,对其适用缓刑。

 

、办案结果

李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六、办案心得

网络开设赌场作为新型犯罪案件,由于目前侦查手段局限,公安机关难以做到查清楚赌资数额的问题,往往导致重复计算。承办律师检索的各地网络开设赌场案,因为赌资数额重复计算被法院否认的情形较为普遍。因此,赌资重复计算可以作为一个常见的有力辩点。公诉机关以参赌人数指控犯罪也面临着人数有可能重复计算的问题。这两个数额往往难以查清,是这类案件的辩护方向。

发表评论
去登录